顺势而为 唱响做强——“我推荐我评议身边好人”活动评析

  由中央文明主办、中国精神文明网承办的“我推荐我评议身边好人”活动,自2008年5月开始以来,受到领导高度重视,得到公众广泛参与,引起社会强烈反响,已成为弘扬社会正能量的重要活动品牌。一项和经济效益不挂钩、无数群众自发参与、需要大量时间进行把关甄别的活动,能够十年如一日持之以恒地开展,成为先进典型教育的重要和响亮的品牌,是多么不易和可贵!对“我推荐我评议身边好人”活动进行梳理,让活动发挥更大效应,无疑是有意义的。

 

  一、“我推荐我评议身边好人”活动的几大亮点

 

  1.“海选”广泛推荐与组织精心甄别融合。“我推荐我评议身边好人”通过多种途径的“海选”方式推荐“看得见摸得着”的身边好人,确实是一个创举。参与“海选”的途径多种多样:手机短信平台、文明网平台、文明中国手机APP等,确保公众能无门槛参与,极大地调动了普通老百姓的参与热情。当然“海选”不等于“随便选”。“身边好人”被群众发现后,还需要经过深入核实、层层把关和逐级上报,由省级文明办按照“事迹感人、社会反响大、示范引领作用明显”的标准筛选后推荐至中国精神文明网,才能进入投票、专家评审、宣传推广等环节。这个过程,既激发了群众的参与热情,又体现了评选的公正性、权威性。

  2.传统宣传手段与现代传媒方法融合。习近平总书记多次强调,要推动传统媒体和新兴媒体融合发展,要遵循新闻传播规律和新兴媒体发展规律,强化互联网思维,坚持传统媒体和新兴媒体优势互补、一体发展。“我推荐我评议身边好人”活动十分注重传播方面的与时俱进,强调互联网、移动终端、社交网络终端等新媒体在好人传播中的重要作用。活动将网络推选和网络评议作为评议的重要环节,随着网络等新媒体技术的不断发展和普及,活动又强化了手机应用软件的开发和使用,在此基础上,通过新媒体与传统媒体互动,以报刊、电视、广播为重要传播手段,多层次、立体化、高密度、不间断地向广大群众宣传好人的优秀事迹,取得了广泛的社会成效。传播形式的突破与融合,使活动效应得到极大提升。

  3.品牌之间呼应与栏目各有侧重融合。各地“好人榜”以及“中国好人榜”、《好人365》、全国道德模范与身边好人现场交流,是经由“我推荐我评议身边好人”活动成长起来的品牌,形成了金字塔式的好人推荐与评选结构,各种活动交相辉映,演奏出一出歌颂好人的交响乐。“中国好人榜”以及各地“好人榜”侧重身边好人常态化的挖掘、推荐,有助于激发群众发现、推荐、学习好人的积极性。《好人365》专栏从“中国好人榜”每月上榜人物中,精选事迹感人、精神高尚、故事性强的“中国好人”作为封面人物,多角度展示“中国好人”的平凡形象。全国道德模范评选所评出的先进典型具有极强的权威性和示范性,现场交流活动也着力展现全国道德模范风采,使品牌之间有了良性互动。由于所有的活动目标是一致的,都是通过展现凡人善举提升社会正能量,因而其共振效果非常明显。

  4.宣传核心价值与实践道德行为融合。必须坚持不懈用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凝心聚力,精心设计开展人们喜闻乐见的道德教育活动,使核心价值观内化于心、外化于行,成为全社会的群体意识。“我推荐我评议身边好人”活动正是这种定位精准、设计巧妙、实效性强的全民性道德教育实践。这一活动动员了最广泛的普通民众参与,使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以好人形象生动具体地呈现出来,使公民在参与中学习、宣传身边好人,从而使核心价值观深入人心。

 

  二、深化“我推荐我评议身边好人”活动的几点思考

 

  1.市场经济体制不断深化、“互联网+”时代快速到来,先进典型教育必须有新突破。市场经济的本质内涵是在市场通过竞争配置资源,它能激发每个人的创造热情,促成社会财富总量的持续增加。然而,无数次竞争的叠加,会不断呈现功利性过强的场景,会让贫富差距产生扩大的迹象。“互联网+”时代的快速到来,整个社会的效能大为提升,人们的自主意识得到强化,传统传播的方式和能力不断受到挑战。先进典型教育怎样充分利用“互联网+”的优势,克服市场经济的负面效应,是所有思想政治教育工作者和传媒工作者面临的共同问题。“我推荐我评议身边好人”活动是顺应时代发展,创新先进典型工作的一个新的成功模式。

  2.深入挖掘好人行为的内在动因,使人们的思想不断受到洗礼。开展“我推荐我评议身边好人”活动,根本目的是着力形成身边好人不断涌现的机制。目前,我们在推荐、评选等操作层面的事已做了很多,然而,对好人之所以成为好人的内在动因研究把握还有提升空间。道德动因是道德行为主体遵守、践履道德规范的动力和原因,内在动因是好人善举的根本性基础,精准把握好人行为的内在动因,让广大公众理解并高度认同,才能使他们从简单模仿到自觉践行。

  在道德动因确认方面,必须解放思想、宽泛认同。当今社会现象纷繁复杂、快速多变,人的需要的多重性、复杂性形成了道德动因的多元化。个体正义与仁爱情感的迸发固然应该成为道德动因的主旋律,还应看到,感恩、补偿、自我完善、同情、归属感等都是道德动因方面的正面力量。多方面肯定道德动因,就能发挥多层次道德教育的积极作用。

  3.注重道德教育的合力问题,既展现活动的独特价值,更注重社会整体道德氛围的浓郁。所谓道德方面的合力,主要包含以下内容。一是指法律、制度、规范建设与道德建设之间的合力,必须充分展现法治刚性约束的力量,又充分彰显道德建设的浓郁氛围。二是指社会教育、学校教育、家庭教育在道德建设方面的合力,力求三方面的道德要求不产生脱节甚至对立。三是指文化场馆等硬件建设和活动宣传两者之间形成合力。

  如果更加注重道德教育的合力,好人行为的宣传效果会进一步提升。值得注意的是,不能为了突出行为的不易和典型性,相应忽略组织的力量,忽略展现其他公众的正义感和同情心,不能形成好人行为是高大上的,其它外部条件是道德低谷,诸多公众的行为与道德要求相距甚远的倾向,过分强调这样的反差,不利于人们树立道德信心,它并不是社会道德水准的真实反映。

  4.持续关注活动的影响力提升问题,使好人现象春色满园。毋庸讳言,好人现象的生命力在于好人的事迹,评选好人只能从事实出发,根据行为的利他程度、不易程度、感人程度等方面综合作出甄别和判断。然而,“好人榜”活动已经具有巨大的正向效应,怎样在不降低条件的前提之下,更多地选树具有广泛影响力人群中的好人,最大程度提升“好人榜”的影响力,是应该探索的问题。

  就职业人群所占比例而言,普通农民、居民中的中国好人数量约占总数的50%,其他各种职业人群约占50%,职业分布面较为宽泛,这是非常理想的结果。因为中国好人的特质是凡人善举,是通过讲述一个个发生在我们身边的小故事透出大道理,因而,普通人、身边人就是中国好人的主流。

  在总体上把握好人的职业人群分布比例的前提下,根据时代特征,当下必须注重“非组织群体”的道德引领作用,促使他们向道德建设示范群体的方向努力。互联网技术的普及、人们自主意识的增强,使以兴趣为凝聚力的非组织群体呈海量状态。注重对群体中有号召力人物的道德引领,发现和培育各个群体中间的“道德之花”,努力促成各个群体成为道德春色满园中的艳丽花朵,“我推荐我评议身边好人”活动的时代性和影响力将不断凸显。

  “我推荐我评议身边好人”活动的红火,是时代的必然,它源于千百万中国人对好人现象的期盼与呼唤,是各级党组织和政府对道德建设高度重视的结果,凝聚着相关工作者的责任使命和辛勤劳动。(作者:彭怀祖/南通大学先进典型研究中心,本文是作者在“中国好人·向上向善——我推荐我评议身边好人活动十周年回顾”座谈会上的交流发言)

责任编辑: 桑小婷 路弘
在线评论
用户昵称:   匿名 在线评论选件用户手册     请遵纪守法并注意语言文明……
验证码:           查看评论